古董局中局

古董局中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8:24:19

最新章节: 这一条船,吨位介于打捞08号和青鸟丸之间,但绝不是执行打捞或考察任务的,也不是渔船。它的船身很窄,一看就是那种强调高速机动的舰型,难怪可以更迅速地突破漩涡外围,进入中央地带。船头飘扬的是一面巴拿马国旗——但它肯定不是巴拿马船籍,因为我看到甲板上站着十来个人,手里拿着长短武器,来意不善。这是海盗船!一

第六章 平安城死局(1)

平安城在北京城东边,距离差不多两百多里路。此地在遵化西南,与玉田、蓟县交界。这里南北都是燕山余脉,东边是翠屏湖,中间是一大片肥沃的平原,算是直隶比较富庶的地方。这里只要按时纳粮,就能太太平平地过日子。名叫平安城,真是名副其实。

这一天正午,通往平安城的官道上跑来了一辆胶轮马车,拉扯的两匹辕马趾高气扬,神气十足,八只蹄子错落有致地敲击着黄土路面,健步如飞。官道沿途都是前清修的民房、庙宇和水渠,没怎么被战火波及,别有一番情致。

在车厢两侧的外座,左边是黄克武,右边是付贵。黄克武一身镖师打扮,黑衫劲装,可神色颇有些局促紧张。付贵的眼神始终盯着马车两侧,好像任何一丛杂草里都会跳出几个杀手。他的腰间两侧鼓鼓囊囊,带了恐怕不只一把枪。

在车厢里,许一城正背靠座椅闭目养神。他脱掉了西装,换上一身丝绸马褂,还在鼻梁子上架了一副小圆墨镜。在他的两只食指上,左右各戴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玉扳指,手里还攥着一对大紫核桃,活脱脱一个古董暴发户的形象。

这些行头包括马车都是清宗室赞助的,要把许一城打扮成一个下乡来收古董的商人,排场必不可少。但作为交换条件,许一城不得不同意让海兰珠也一起跟来。

海兰珠这时就坐在许一城身边,一身纯白洋装,还戴了顶超大的波斯菊类风帽,蕾丝帽檐挡住了她大半张脸,只露出一张樱桃小嘴,洋气十足。她把戴着手套的纤细手臂撑在窗边,优雅地托住下巴,朝外看去,不时发出小小的惊呼。

许一城知道清宗室肯定会派人随行,取个监视之意。可万万没想到来的居然是海兰珠。他要去的平安城可不是什么太平地方,王绍义凶残狡诈,万一真出了什么事,海兰珠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,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。不过毓方再三保证,海兰珠自己会照顾自己,许一城这才勉强同意。

看着打扮好似郊游的海兰珠,许一城对这个女孩子忽然有些好奇。她到底有什么能耐,能让宗室如此放心?不过他没有把好奇宣诸于口,而是把视线挪开,闭目养神。他现在必须把全部精力放在对付王绍义身上,别的可顾及不过来。

海兰珠注意到了他这个细微的变化,换了个更优雅的坐姿,还打了个小小的呵欠。车厢里的气氛安静而尴尬。

许一城这次去平安城,除了海兰珠以外一共挑选了三个人:付贵、黄克武、刘一鸣。但枪击事件的意外发生,让许一城不得不把刘一鸣留在京城,另有安排。

付贵问过他到平安城后有什么打算。许一城说很简单,就两个字:好处。

王绍义绰号是“恶诸葛”,说明他很聪明,而聪明人的思维方式都是可以捉摸的,只有疯子才无法预测。王绍义再凶残,他的行动也是紧紧围绕好处二字,只要让他相信有足够的利益,自己这一行人就可以保证安全。

至于怎么让王绍义相信,就得看许一城的表现了。

这辆马车很快来到了平安城的城门前,门口有两个穿着奉军军装的卫兵。马福田、王绍义的队伍现在名义上归奉军的岳兆麟统辖,所以有自己划定的驻地。他们的举止,居然比北京城里的正牌奉军还友善一点。卫兵听说许一城是来收古董的,没怎么检查就放进去了。不过他们看向海兰珠的眼神,却颇有些炽热。付贵狠狠地盯了他们几眼,才把他们逼退。

平安城里很是热闹,店铺饭庄银号杂货铺一应俱全,居然还有个戏院,虽不及京师繁华,但该有的都有了。海兰珠隔着车厢朝外望去,啧啧奇道:“我还以为这贼窝得有多脏多乱呢,原来和普通镇子也差不多嘛。”

“兔子不吃窝边草。谁都希望自己住得舒服点。”许一城简短地评价道。不能被这个假象所迷惑,这是直隶最凶残的一伙匪帮,小看他们的人都已经死了,而且死得十分凄惨。

“既然如此危险,许先生你为什么会接这个委托?”海兰珠忽然问,这是她第二次发问。

这次在狭窄的车厢里,许一城没有了回旋的空间。他思索了一下,轻声答道:“我要为一个朋友报仇,可也不只是为朋友报仇。”

海兰珠微微偏过头,表示有些困惑,企盼着更多解释。可许一城却没有继续说。他对宗室的人不想谈及太多。他们总有种淡淡的优越感,让他很不喜欢。海兰珠感觉到这种敌意,抿嘴一笑:“我知道许大哥你心存疑虑。其实我和毓方他们可不一样,我是心疼我父亲。东陵失窃,最难过的就是他,夜不成寐。我陪你来,只是为了尽一个女儿的孝心,亲手为他解决这件烦恼。”

阿和轩看起来年纪不小,很可能年轻时就在守陵,一辈子的事业突然遭到了否定,难免会被打击。许一城理解地点点头,伸出手指撩起车帘看了眼外头,忽又叹道:“东陵失窃,你父亲会难过,宗室的人会着急,可其他人就未必了。”

“嗯?为什么?”海兰珠不解。

“你不知道中国现在乱成什么样子。各地都疯狂地挖掘古墓,盗卖明器,很多古董商会亲自雇佣盗墓的土夫子,就守在坟地等着,一箱一箱地往外运,运不走的就地砸毁。大家全都挖红了眼,像东陵这样的宝地,只要谁敢咬第一口,其他人就会如饿狼一样撕咬一空。”

海兰珠瞪大了眼睛,她留学归来不久,不知道国内居然能乱成这副样子。

许一城手指微微捏住扶手,语调中开始略带激动:“我的老师李济在清华开办田野考古之学,就是想把这股风气扭转过来,纳入到正规的学术轨道上来。贩卖古玩,只是私利,考古才是公心之所在。你在大英帝国留学,应该知道文明世界对文化遗产的做法。中国再这么乱下去,只怕是文物窃尽,人心尽丧,连根都要给盗掉了。”

海兰珠忽然问道:“这么说,许先生,如果东陵被盗和你那个朋友无关,你还是会接这个委托喽?”

“会!”许一城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这已经不只是个人或你们宗室的麻烦,而是整个中国历史的危机。我怕东陵这盗掘的口子一开,盗墓贼们再无忌惮,局面就完全不可收拾了。东陵之后,还有西陵;西陵之后还有明陵;河南有宋陵,陕西有唐陵、汉陵。想想看,倘若这些陵寝全被挖空,这个国家还能剩下什么?无论如何,都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居然微微发颤。

海兰珠看着许一城,不禁一怔。她印象中的许一城总是带着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,没想到他会如此激动。中国历史吗……她凝视着小圆墨镜下那副沉痛的面容,她本以为许一城不过是个手段高明的掌眼大师,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的思想。

许一城把小圆墨镜重新戴回到鼻梁上,又变回一个市侩商人,唯有声音依旧洪亮:“所以于公于私,我都得追查到底。这一点,还请海兰珠小姐你放心。”

海兰珠摘下镂空的蕾丝手套,把手伸到许一城面前,甜甜一笑:“您都亲自来平安城了,我有什么不放心。不过总算了解许大哥你的心思,咱们现在是在同一阵线,就够了。”她忽然改口,从“许先生”变成“许大哥”,许一城也并未计较,伸出手,两人大大方方握了一下。

海兰珠觉得这人的手非常烫,很温暖,可惜一握即松,没机会多感受一下。

马车最终在平安城最大的一家客栈门口停下。许一城下了车,立刻进入角色,摆开了大谱儿,张嘴就定了三间最好的房间。老板见他出手阔绰,自然是满面笑容,招待得无微不至。入住安排妥当以后,许一城赶走伙计,把其他三个人叫进房间,简单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。

在之前的调查里已经确定,东陵被盗的陪葬品只有泥金铜磬和虎纹蜜蜡佛珠在市场上流出,还是毓彭私藏下来的,其他大部分陪葬品肯定还压在盗墓者手里。很多人盗墓之后,东西一捂三年五年,等风头过了再卖,但这两个人肯定不会。他们麾下的人马有一两千人,每天人吃马嚼就是好大一笔费用。对军阀来说,什么都没有现洋钱更吸引人。如果王绍义是东陵盗墓者,那么他们一定急于把这些东西套现以充军饷。

可是,古董买卖有它自己的门道儿。这些赃物太过敏感,贸然拿去铺子里卖,吃亏不说,保不准还要被扭送官府。所以王绍义不能亲自去卖,非得找个靠得住的古董商,来替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销赃。

这就是为什么许一城要打扮成一个下乡收古董的商人。只要取得王绍义的信任,替他销赃,就能掌握住这批东陵明器的下落,他这次平安城之行就算是大功告成。

其他人对这个计划没有异议。许一城让黄克武去找客栈老板,把带来的一只铜制金蟾摆出去。

古董商收东西,分为两种。一种是亲自去乡下跑,挨家挨院地转悠,这叫数佛珠,意思是一粒一粒地数过来,非常辛苦,但捡漏的概率高,往往可以用很便宜的价格拿下好物件儿;还有一种叫等兔子,一般是在镇子里最热闹消息最灵通的地方,比如客栈,摆那么一只金蟾,头上压起一摞铜钱。这就是告诉当地人,我来贵地收货,家里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拿来客栈,当场买卖,守株待兔。

两者之间有微妙的差别。像是河南、陕西之类的古玩大省,古董商一般都是数佛珠,宁可一趟趟找,因为好东西多。等兔子一般是路过一些不那么盛产古迹的地方,人生地不熟,又不一定能挖到好东西,就索性亮出招牌让人主动上门。

许一城摆金蟾出去,就是打了个广告,告诉平安城所有人——包括王绍义在内——我路过宝地,顺便收点古董,有意者请与我联系。

过了一阵,黄克武回来,一脸怪异,许一城问他怎么了,黄克武说柜台上已经搁了仨金蟾。这就是说,已经有三个古董贩子也来了平安城,都摆出等兔子的架势。

平安城附近没什么古迹,从古至今都不是什么大都大城,很少有古董贩子专程跑来。这一下子凑了四波人,事情可蹊跷了。

许一城斜斜靠在藤椅上,用指头敲着膝盖,说其他几家八成是听到点东陵的风声,想跑过来收货,这是好事,只要有人能把王绍义手里的货钓出来,就算成功。

“我先出去溜达一圈。”付贵说道,也不等许一城说什么,转身就出去了。许一城跟他有默契,不用多说什么,就叮嘱了一句小心。付贵不懂古董,他得负责所有人的安全,所以这平安城的地形虚实,得事先踩好了才行。

海兰珠站起身来,推开窗子往外看去,这里是个临街的二层房间,正对着平安城唯一的一条大街。她把帽子摘下来,解开洋装上的第一个扣透气。黄克武面色一红,转身要出去,许一城却对他低声喝道:“克武,别乱走,对面有人。”黄克武先是一惊,随即反应过来。他借着余光,看到客栈对面的屋子窗边闪过一个人影。海兰珠只怕是一进屋就发觉了,才故意做出这种轻松姿态,让人放松警惕。

这女人可不简单,许一城心想,然后打开报纸,跷起二郎腿慢慢地浏览。海兰珠斜坐在床边,从包里取出一把小巧的指甲刀,开始修剪起指甲来。只有黄克武有些尴尬,觉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,他想想自己身份是保镖,就靠墙站好。

过不多时,伙计跑过来敲门,恭敬地说:“许爷,下头有人找您。”

许一城和其他两人对视一眼,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送货上门了。不过再仔细一想,平安城也就麻雀那么大,有点什么动静,肯定一传就是满城皆知。

“克武你在房间里看好行李,海兰珠小姐,你跟我去。”许一城道。海兰珠妩媚一笑:“许大哥,别这么生分,会被人看出破绽。叫我安妮就可以了,这是我在英国起的名字。”许一城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趁着往楼下走,海兰珠好奇地问道:“为何你会让我陪你下来,让克武守着房间呢?”她很清楚,许一城对她是怀有戒心的。

许一城道:“前清时候,在关东有个习俗,看见牵着骆驼的,就知道卖药的来了。因为关东人从前没见过骆驼,不知它脾气温顺。他们一看卖药的居然能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收拾得服服帖帖,本事一定很大,卖的药肯定管用。”

海兰珠先是一愣,旋即才明白过来,许一城这是拿她当骆驼用呢。她笑眯眯地贴了过去:“那我可就当你的骆驼了,你想让我怎么服服帖帖的?”这次轮到许一城狼狈地快走几步。海兰珠难得见他面露尴尬,咯咯地掩口笑了起来。

两人下了楼,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老农站在柜台前。这老农头戴斗笠,皮肤黝黑,双眼被层层叠叠的褶子挤压成一条细细的缝,门外头还搁着一副挑大粪的担子,虽然已经晒干但臭味还是不小。

伙计把老农叫过来,老农赶紧点头哈腰,说听街上人说收宝贝的来了,他也来献宝。许一城既然扮了古董商,就得开张,于是他抬起下巴,故作不耐烦,说你有什么东西?

老农把手在褂子上用力擦了擦,然后从担子边上拿起一个瓷枕来。这瓷枕是个胖孩儿造型,平躺仰卧,两个胖乎乎的小手托起一片莲叶。那莲叶纤毫毕现,叶茎叶纹清晰可见,十分精致。不过瓷色黯淡,估计是蒙尘已久,虽经人草草擦拭,但还是没显出什么光泽。

许一城把东西接过去看了几眼,老农特别紧张,也抻着脖子瞅。海兰珠瞪了他一眼,老农尴尬地笑了下,退后几步,生怕弄脏了她的衣裙。许一城端详了一阵,还屈起指头弹了几下,瓷枕发出闷闷的响声。

瓷枕也归瓷器一类,但不算特别值钱。隋唐时候才有,到宋代更是大量生产,多是民窑所出,造型多,来历多,而且陪葬时一定会把主人的瓷枕搁进去,枕到头下。所以这玩意儿多是盗墓挖出来的明器,家里祖传的反而少见。

许一城问老农这是哪里来的,老农说是头年刨地挖出来的,一直搁在家里头压大缸。有人说这是宝贝,刚才听说有人来收,所以特意拿过来碰碰运气。

许一城检验一圈,已经大概有底儿了。

瓷枕分两种,一种是生枕,是活人枕的;一种叫尸枕,也叫寿枕或阴枕,死人专用。两者的区别在于,生枕朴素实用,因为真得拿它枕着睡觉;寿枕方硬华丽,反正死人不会嫌硌得慌。这个明显是个尸枕,应该是宋瓷,定窑所出。因为看胎色是白里透着一点点黄,积釉如蜡泪,还能在边角看出竹丝刷纹的痕迹。这是个尴尬物件儿,说值钱吧,瓷枕卖不出特别贵的价;说不值钱吧,好歹也是定窑出的宋货。

老农看得着急,连声问这个能卖多少钱。许一城沉吟片刻,眉头一皱,把瓷枕扔回去说这东西又笨又重,做工也不怎么样,也就是样式还算讨喜,给你两个大洋吧。老农说能不能多给点?许一城冷笑说这客栈里还有别人来收,你看看他们能给你几块?又补了一句:“你问了他们,可就不能后悔了。”

这东西搁到市面上,起码能叫上五百大洋。如果是地道的一个古董商人,这时候就要拼命贬低,尽量压价,让卖主觉得不值钱,才好赚取差价。

“有人不要?那拿给我看看。”

正说着,从客栈后头又转出来一人。这人中年微胖,粗眉毛,装扮跟许一城差不多,胸前还揣着一块金怀表。原来伙计不止叫了许一城一家,还叫了另外一个等兔子的。

这人走过来,许一城冲他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,然后把瓷枕递过去了:“这玩意儿您也过过眼?”言语里带了暗示,我已经看过了,而且叫了个低价。如果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,对方往往就会退开,犯不上为这点东西得罪人。

但那人居然伸手接了过去,反复看了几圈,还掂量了一下,然后问了老农同样的问题。老农不敢不耐烦,老老实实又答了几句。那个古董商看了眼许一城,说我加一枚鹰洋,这个让给我吧,许一城故作不满道:“朋友,得有个先来后到,我已经问过价了,您横插一杠子,可是坏了规矩。”

那古董商居然也不坚持,抬手说行,这个我不争了,你收着,转身就要走。许一城却不依不饶起来:“我刚才已经谈妥了两枚大洋,您这一开口就加一枚,还不要了,怎么着?是成心给我添堵不成?”那古董商怒道:“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,要坏规矩,不要也坏规矩?”

老农战战兢兢地凑过来,伸出三个指头:“那这个,三枚?”他浑浊的眼神里闪着金光,这是典型的农民式的小精明。许一城脸色一沉:“刚才说好了两枚,就值这么多。有本事你卖给他去。”老农犹豫了,既想多占点便宜,又怕错失了机会,左右为难。

那古董商懒得跟他们吵,说好好,三枚卖给我,你拿来吧。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三枚银晃晃的现大洋,扔给老农,然后瞪了许一城一眼,卷起瓷枕就要上楼。

这时老农忽然喊了一嗓子:“我这儿还有东西,您还看看不?”那古董商回过头来,本来翘起嘴唇,打算把他骂退,可嘴张到一半,却看到那老农手里握着一把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。

“等一下,我……”古董商还没说完,就听一声枪响,他的右膝陡然爆出一团血花,惨叫着从楼梯上摔下去。

老农的眼皮翻动几下,奋力把层叠的褶皱朝上下挤开来。那个贪婪的老农嘴脸霎时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对阴森狰狞的眼睛。老农慢慢走过去,看到古董商人捂着腿号叫,抬起枪,又在他肩膀上补了一下。这次是近距离射击,大半个肩膀血肉横飞,古董商人发出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,躺在地上剧烈地抖动着。海兰珠尖叫起来,往许一城身后躲。

老农俯身探探他鼻息,对客栈老板道:“把他抬下去,别死了,没那么便宜的事。”说的时候,嘴边还带着一丝笑意。其实他第一枪已经把那商人打废了,第二枪纯属是为了听到惨叫声,他似乎乐在其中。

来了几个客栈伙计,七手八脚把古董商人抬下去,地板上拖了一路的血迹。除了许一城和海兰珠以外,其他人都面色如常,仿佛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。

老农掂着枪走到许一城面前,上下打量,裤腿上还带着飞溅出来的血。海兰珠低下头去,死死抓住许一城胳膊,双肩瑟瑟发抖。许一城一把将她扯开,嘴里骂道:“没见识的娘们儿!”然后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包美人儿香烟,给老农递上一根。

老农也不客气,叼着烟抽了几口,点头道:“嗯,地道。”他慢慢地吞云吐雾,许一城在旁边就候着,也不敢说话。

老农抽了半根儿,开口道:“知道为什么我收拾了他,没收拾你吗?”许一城道:“知道,知道。他这个人,不地道。”老农眉头一抬:“有点意思,怎么不地道了?”许一城道:“我正在看您的东西,谈妥了价儿,他非要往上抬,这是不义;把价抬上去了,我一争,他又不要了,这是不信;最后您一纠缠,他不趁机压价,反而给了钱就走,这是不智。正经收古董的,没人这么做买卖,这人每一步都没走在点儿上,明显就不是这行里的人,心思不在这儿。”

“哦,那你说他心思在哪?”

“这在下就不知道了。”许一城又要给老农递一根烟过去。老农眼睛一斜,没接烟,猛地抓住许一城的手。许一城脸色一变,却又不敢挣扎。老农嘿嘿笑道:“他那手上都是老茧,一看就是玩枪的老兵,以为带块金怀表就能装文明人了?哪像你这手细皮嫩肉的,才是摸着瓷器字画出来的。”

许一城把手抽回来,赔笑道:“您抬举,您抬举。”老农突然眼睛一瞪,声音又阴狠下去:“可这平安城是个穷地方,正经收古董的,一年也来不了一回。你跑来这儿等兔子,是不是心思也不在这上头啊?嗯——”他故意拖了个长腔儿,看着许一城,只要一句话说错了,他也不介意多费一颗子弹。

许一城笑道:“在下来这里,自然是冲着钱来的。可这事能不能成,不在我,得看您成全不成全。”老农眉头一挑,嘴巴咧开:“俺一个乡下人,能成全个啥?”许一城道:“话说到这份儿上,再不知道您是谁,我这一双招子干脆自己废了得啦,您说对不对?王团副?”

老农忽然哈哈大笑,把枪扔给旁边的客栈掌柜,拍了下许一城的肩膀,说:“你这人,有意思。”这人自然就是外号“恶诸葛”的王绍义。他几乎没有照片流传,付贵在警察厅也只能找到几段彼此矛盾的口供,一直到现在,许一城才发现是这么一位瘦小干枯的乡下老汉,真是出乎意料。

王绍义道:“别怪老汉我招待不周,这年头想来平安城打探消息的奸细太多,不得不防。老汉我信不过别人,只好亲自去试探。”他磨了磨后槽牙,发出尖利的声音,似乎意犹未尽。许一城看了眼那瓷枕:“您这件东西选得好,不贵不贱,鉴别难易适中,是不是行里人,一试即出。”

“嘿,所以看着外行的古董商,那一定是奸细;就算不是,那也是手艺不熟,死了也活该。”王绍义说得理直气壮。

这个王绍义果然警惕性十足,连一个收古董的住进来,都亲自挑着粪担子来试探。幸亏许一城是行中里手,稍微一个不注意,就会像那位不知哪儿派来的探子露了底,还不知会怎样生不如死。

许一城心想着,冲王绍义一拱手:“这次在下前来平安城,其实是听了点风声,想在王团副这儿走点货。只是苦于没有门路,只好学姜太公在这儿先摆出架势了。”从刚才的一番接触,他知道王绍义这人心思狡诈,猜疑心极强,与其等他起疑,不如自己先承认。

王绍义淡淡道:“我这儿是正经八百的奉军子弟,保境安民是职责所在,可不是做买卖用的,能有什么货?你从谁那儿听说的?”许一城道:“毓彭。”王绍义似笑非笑:“哦,他呀,看来我有时间得进京去跟他聊聊。”

许一城也笑:“您不一定能见着他,我听说毓彭让宗室的人给逮住了,至今下落不明。”他这是告诉王绍义,你盗东陵的事,宗室已经知道了。这么一说,是在不露痕迹地施加压力。王绍义“哦”了一声,似乎对这个漠不关心,又问道:“北京最近局势如何?”

许一城摇摇头,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:“乱套了,一天一个消息。一会儿说张大帅要跑,一会儿说南边已经打到城边,一会儿又说要和谈,没人有个准主意。”王绍义道:“这么乱了,你还有心思来收古董?”

“乱世收古董,盛世卖古董,咱赚的不就是这个钱嘛。”许一城乐呵呵地说着大实话。

王绍义一怔,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实在,哈哈大笑。许一城趁机拿出张片子,恭恭敬敬递过去:“甭管有没有货,能见到王团副,那也是在下荣幸。鄙人许一城,就在客栈这儿候着,随时听您吩咐。”

“那你就等着吧。”

王绍义拈过名片,什么承诺也没做,转身就走。他走到海兰珠身旁的时候,停下脚步,对海兰珠咧开大嘴:“小姑娘刚才那一嗓子尖叫演得不错,就是欠点火候,还得多磨炼一下。”海兰珠脸色“唰”地变了颜色,后退一步。王绍义呵呵一笑,伸出皱巴巴的指头在她粉嫩的下巴上一滑:“敢来这平安城的,会让这点血腥吓到?”然后走出客栈,依旧挑起粪担子,又变回了乡下老汉的模样,一步一晃悠地走了。

许一城和海兰珠回到房间。一进屋,海兰珠歪斜一下差点瘫坐在地上,幸亏许一城一把扶起来。王绍义带给她的压力太大了,差点没绷住。许一城道:“早叫你别来,你偏要逞强,现在走还来得及,我让克武送你回去。”

海兰珠咬着嘴唇:“我不回去!我得替我爹逮到盗墓贼!”许一城道:“这事毓方已经委托给我,你何必多此一举。”海兰珠摇头:“不走,王绍义已经知道我了,现在我一走,他肯定起疑。”

她说的也有道理,许一城叹了口气,不再坚持。海兰珠问接下来怎么办?许一城道:“咱们的来意王绍义已经知道了,接下来就只有等。别忘了,柜台上除了咱们的一共三只金蟾,打死一只,还有两只呢。”

过了一阵,付贵回来了。许一城问他怎样,付贵道:“一出门就让人缀上了,跟着我兜了整整一圈。”看来这平安城是外松内紧,看似松懈不堪,其实他们一进城就陷入了严密监视之中。

于是屋子里又安静了,这次感觉和刚才截然不同,如同陷入一个鸟笼子里。王绍义到底是什么意思,谁也不知道,更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拔毛还是放血挨宰还是别的什么东西。许一城道:“他还是在试探咱们,如果这会儿沉不住气,夺路而逃,那就是往死路上撞了。”

海兰珠白了他一眼:“刚才还有人要把我撵走,照你这么一说,那可真是自寻死路了。”许一城说不过她,只能苦笑着打开报纸,继续看起来。

整整一个下午,客栈外头再没什么别的动静,当然更没有人来献宝。到了晚上,许一城叫老板送来几样小菜,跟其他几个人胡乱吃了几口。许一城一点不急,拿起本书来慢慢翻着看。海兰珠却有点心浮气躁,在屋子里来回走动,黄克武沉默寡言,只有付贵拆下手枪,擦了一遍又一遍。

到了晚上十点多,平安城关门闭户,不见一点灯光,黑压压恍如酆都鬼城,连声音都没一点。屋子里的诸人本来要各自回房休息,突然听到脚步踩在木板上的吱呀声,一步一步煞是诡异。很快一团昏黄烛光逼近门口,吱呀一声,客栈掌柜推开了房门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几位,带上行李,请上路吧。”

这话说得阴气森森,许一城问:“这是王团副的意思?”客栈掌柜面无表情,说您不去也没关系,我回禀就是。许一城冲其他几个人使了个眼色,四人只好跟着过去,很快出了客栈,走上街道。

一行五个人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朝前走去,客栈掌柜提灯走在前头,好似招魂一般。很快他们就被带进了一处黑乎乎的建筑。借着烛光,许一城认出来了,原来这是平安城的城隍庙。

庙里鬼气森森,正中城隍老爷端坐,两侧牛头马面、黑白无常,个个泥塑面目狰狞。在城隍老爷头顶还悬着块褪色的匾额,上书“浩然正气”四字,两侧楹联“作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益,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”,写得不错,只是此时看了,真是说不出的讽刺。

他们没等多一会儿,王绍义从城隍庙大殿后头走出来,他换上一身戎装,腰插盒子炮,周围士兵如同鬼影环伺,手持长枪,面目僵硬。

“到时辰了,跟我去阴曹地府转转吧。”王绍义咧嘴笑了起来,一指许一城和海兰珠。

黄克武和付贵也要跟上,却被旁边的士兵把长枪一横,拦住了。王绍义说咱们是去谈买卖,这些拿刀拿枪的事就免了吧。两个人对视一眼,这是故意要把他们分开啊,可是人家手里有枪,稍有反抗就得横尸当场。许一城拉住付贵,递过一个无妨的眼神。如果王绍义要杀他们,早就动手了,不必等到现在。付贵和黄克武没办法,只得跟着小头目出去了。

他们走了以后,许一城上前一步,递过一支烟去:“王团副,您说下阴曹地府,是什么意思?”

王绍义接过烟说道:“你不是来找我做买卖么?不下去怎么谈?”说完一伸手,请许一城往城隍庙后面请。